研究资讯 > 新闻资讯

对美元劲升已达6.3,人民币被称 “最佳避险币种”

作者:迈科期货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2018-02-02

第一财经日报报道,2018年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将成为常态,也将更为市场化,随着市场逐渐习惯于人民币外汇的双向波动,汇改的窗口已经打开。

人民币对美元一个月内升值了2.7%,就连“最佳避险币种”的称号也从美元易主为人民币了。

2月1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3045,创下2015年“8·11”汇改以来新高,离“6.2时代”仅一步之遥。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中期来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仍将保持强势。

尽管对美元大幅上涨,但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基本保持了稳定。1月31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发布的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为95.82,较上月末升值1.02%。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专员刘健认为,尽管人民币对美元持续升值,但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基本稳定,“欧美经济强劲复苏将有助于我国出口增长,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变动对贸易和经济基本面的影响不会特别明显。”

人民币持续走强,为金融业扩大开放以及人民币进一步国际化奠定了基础。多位外资行日前纷纷表示,2018年人民币将体现出更高的灵活性,新的汇改窗口已经打开,人民币国际化有望持续推进。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未来美元指数的走势仍将主导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波动。如果2018年美元指数的中枢水平为90,则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中枢为6.4,波动区间为6.3~6.5。如果2018年美元指数的中枢水平大幅降至85,则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中枢抬升为 6.2,波动区间上移至6.1~6.3。

人民币成最佳避险币种

彭博最近的问卷结果显示,中国银行业、财务和外汇高管认为,人民币是2018年最佳避险币种,优于全球包括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在内的主要货币。而去年,这一调查结果是美元。

2月1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3045,较前一日上调294个基点。值得注意的是,这一中间价已经创下2015年8月11日汇改以来新高。

随着人民币对美元不断走强,市场的预期也正在不断修正。1月29日,中金公司年内第二次上调人民币汇率的预期值。

高盛私人财富管理投资策略组亚洲区联席主管王胜祖近日在北京表示,人民币过去一段时间的升值,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美元的弱势。他认为,年初至今,不到一个月美元指数下跌3%,人民币对美元大约升值2.7%,基本符合美元的跌势。2017年美元指数下滑约10%,人民币对美元升值超过6%,很大程度也是由于美元的疲弱。

美元的贬值被市场视为“反常”,因为美国经济当前的复苏势头良好,美联储加息也在提速。

王胜祖表示,美元疲弱的原因主要是由于过去一年,特朗普多项政策的不确定性,比如税改政策迟迟不能落地,以及美国国内政治的分歧,比如预算草案难以达成等,令投资者信心发生动摇。

刘健表示,短期来看,受美元走弱影响,人民币汇率可能继续保持强势,不过需要关注美元近期超跌后可能出现的技术性反弹。此外,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已回到2015年8月的水平,不排除出现波动走势。

王胜祖表示,2018年美元指数大概率持平,美国的经济基本面和税改法案,中长期支撑资金的回流和美元指数的反弹。从这个角度来说,未来仍然会构成人民币对美元的一定的贬值压力。

人民币近期持续、快速的升值,是否可能会引起监管部门关注?刘健表示,比如说在突破6.2、6.1这些点位后,不排除逆周期因子再度发挥调节作用。

升值影响面面观

2017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已累计升值近9%。但多数机构认为,人民币汇率升值对贸易的影响有限。

刘健表示,人民币汇率升值会对出口有一定的不利影响,尤其是像2017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6%左右,但中国的出口整体与欧美经济的相关性更强。2017年以来,美国、欧洲经济呈现强劲复苏态势,这也是中国贸易顺差稳中有增的主要原因之一。此外,尽管对美元大幅上涨,但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基本保持了稳定。

从具体行业来说,刘健认为,由于人民币升值使得采购成本降低,航空等行业受到利好。但对于一些劳动密集型的出口行业,比如纺织、机械等,可能会受到一定影响。

中金公司也认为,在货物贸易层面,一些造纸厂商因其成本以美元计价、收入以人民币计价而有望受益。另一方面,由于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度较高,电子、纺织、家具、汽车、机械、玩具及鞋类等行业出口商的利润率可能承压。在服务贸易层面,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的旅游收入对人民币升值可能最为敏感,而日本和美国的旅游业也在一定程度上受益。

从财务损益的角度看,中金公司认为,美元债务占比较高的公司还有望在升值中受益,而此前大量“囤积”美元的公司/行业可能会面临较大的汇兑损失。据其分析,外币外债发行较多的行业包括金融、地产、能源、电力和航空等行业。

过去两年中,企业的美元债务也逐渐提升。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2017年全年来看,中资企业以美元债券融资总额就超过了3000亿美元。

中金公司认为,目前可能只是人民币进入中长期升值通道的初期阶段。人民币的“空头平仓”交易有较大的外汇流入,在宏观层面为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带来新挑战,在企业层面也可能出现财务费用损益的明显波动。

据中金公司估计,2014~2017年累积的未结汇外汇头寸高达3万亿~5万亿元,占GDP的46%。中金公司认为,在进出口企业层面,融资及不结汇行为带来的外汇损益甚至可能会超过主业相关的汇率损益。

人民币国际化、汇改有望推进

渣打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师丁爽预计,2018年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将成为常态,也将更为市场化,“随着市场逐渐习惯于人民币外汇的双向波动,汇改的窗口已经打开。”

对于人民币汇率改革的具体方向,刘健判断,第一,近期人民币报价行已经停止了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定价模型中逆周期因子的操作,汇率市场化的方向渐明;第二,未来外汇交易主体有可能会进一步丰富完善;第三,外汇衍生品交易可能会进一步发展和开放;第四,在汇率水平和资本流动基本稳定情况下,对于资本流动的监管可能会更注重资本流动的双向平衡,比如说直接投资的审核可能会有所加快。

中金公司认为,人民币持续走强,为金融业扩大开放以及人民币进一步国际化奠定了基础。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在近日表示,当前我国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增长,总供需更加平衡,内生增长动力增强,这都会继续支持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保持稳定地位。

王春英指出,世界经济复苏和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还是有一定不确定性,未来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将成为常态。我国会继续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近日,德国央行将人民币纳入其外汇储备,体现出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和投资货币的认可度和接受度在不断提升。进一步而言,2018年人民币在国际化方面还有诸多可以期待,包括被纳入全球主要债券和股票指数以及取得在国际投资组合配置中更大的比重。

汇丰外汇分析主管梅克(Paul Mackel)近日表示,2018年人民币相对来说将体现出有更高的灵活性,汇率改革会继续推进。另外一点,海外的投资者也非常期待对中国资本市场进行投资,不管是股权还是债券。因此,人民币国际化未来将会继续推进下去。

交易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