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资讯 > 新闻资讯

原油期货满月啦!你想知道的10个问题,中海油佘建跃重磅解读

作者:迈科期货 来源:扑克投资家 2018-04-27

核心观点:

1. 期货的价格发现不仅仅是绝对价格的问题,还有各合约形成的远期曲线。目前看,上海原油期货主力合约1809的价格较为理性,流动性尚可,而非主力合约的流动性和月差还未达理想状态。

2. 持仓量不大,说明交易的头寸以日内投机为主,对冲和套保的参与不足。目前产业普遍在观察中,我认为主力合约的持仓增长到10万手就比较理想了。

3. 上海原油期货主力合约和中东迪拜阿曼原油具有关联,但是在油价的大波动上也得看两油走势。锚定路径不会变,变的是东西市场的跨区格局,带来的东西跨区价差变化。

4. 交割量未必大,实物交割的设计是为了上海原油期货的价格有锚定物。参与交易的人目的是获取价格,而不是以获取实物资源为主。

5. 交割库的设计,存在战线过长的问题,中东到大连和到湛江的运费存在差距。个人曾经建议能源中心考虑境内海域浮仓交割,如在舟山自贸区,这样就可以做到集中。

6. 如果国际市场行情突变,国内原油需求增长叠加,这时候中东的原油还在千里之外。因此,技术上就跨期价差而言,原油期货的仓单具有机会交易价值。

1. 上海原油期货在缺乏国内原油现货市场的情况下,能否发挥价格发现的功能?流动性是否偏弱,后期展望如何?

我国的石油市场供给以进口为主,原油对外依存度在70%的水平。进口原油的40%以上来自中东地区。国内原油产量基本为各石油公司自身消化,国内的现货市场相对简单。因此,上海原油期货交割油种以中东自由交易的油种为主,选定了6个中东现货原油,符合现状实际。

价格发现不仅仅是绝对价格的问题,还有各合约形成的远期曲线。目前看,上海原油期货1809主力合约的价格较为理性,交易流动性还算可以,因此,初期的价格发现,以主力合约而言,是符合市场逻辑的。

主要的问题在于,后续月份的合约流动性不足,月差还未达理想状态。

按照个人和同业分析人士的分析,5月才是1809真正意义的主力合约地位。6月后,将换月至1810合约为主力合约。7月份,是1809合约交割现货备案的申报窗口月份。届时的持仓量值得关注。个人观点认为,交割量未必大。

对于未来合约的交易流动性,个人观点认为会逐步增长。也相信能源中心会采取措施鼓励产业、金融参与远期月份合约的交易。 

2. 当前双边持仓在1.6万手,成交量在6-10万手,市场容量还不够,请问持仓和成交量增长到多大的时候,才适合地炼或跨国贸易商的参与?

目前来看,上海原油期货的日内交易量6-10万手,对于初期上市而言,主力合约的流动性还是可以的。但持仓量不大,说明交易的头寸以日内投机为主,对冲和套保的参与不足。对于地炼或跨国贸易商,由于上海原油期货还没有在实货贸易中成为基准原油,因此,在原有的外盘渠道下,缺乏对上海原油期货实质的参与。目前产业普遍在观察中。个人观点,主力合约的持仓如果能够增长到10万手,应该就比较理想了。 

3. 我们的原油期货价格锚定的路径,未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锚定路径是否会发生改变?

交割油种是明确的,上海原油期货主力合约的跨区价格锚定机制下,就是中东交割现货到中国的入罐价格。中东现货的计价基准是迪拜原油,而阿曼原油是迪拜原油的姐妹油种。因此,我们日常可以观察阿曼原油期货价格,加上运杂费用,就应该是上海原油期货主力合约的跨区套利锚定价格。

在跨区锚定机制下,主力合约月份后置(M+4),如果本区现货市场发展,主力合约月份有可能到M+3、M+2。

另外大家比较关注的是上海原油期货是否和BRENT以及WTI能否构成关联。其实,两大原油期货就是全球原油价格的风向标,虽然上海原油期货主力合约和中东迪拜阿曼原油具有关联,但是在油价的大波动上也得看两油走势。锚定路径不会变,变的是东西市场的跨区格局,带来的东西跨区价差变化。 

4. 上海原油期货如果仅仅是中东原油的到岸价,是否有区域定价意义?

中国是进口原油地区,显然从跨区套利的角度看,主力合约的价格应该是中东现货加运杂费。这是基本的定价锚链。主力合约的盘面价格在交割油种的高低价格区间运行,才符合基本的规律。如果主力合约盘面价格偏离过大,自然是实货商的套利机会,有利于价格的回归。

主力合约的价格是一个点,首行期货到主力合约之间的价格关系,是保税库仓单(真正意义上的“现货”)价值的体现。区域市场弱,则仓单相对主力合约贴水(极限在仓储成本6元/桶月);区域市场强,则仓单可以相对主力合约升水。因此,区域定价意义不仅仅是主力合约的问题,更重要的在于各合约之间的价差(跨期价差)。 

5. 目前公布的七个可交割油种,哪个在实际贸易中占比较大?请分析一下这七个油种。

上海原油期货确定的“6+1“的交割油种方案。可交割油种包括:迪拜原油(Dubai)、阿布扎库姆原油(Upper Zakum)、阿曼原油(Oman)、卡塔尔海洋油(Marine)、也门马西拉原油(Masila)、伊拉克巴士拉轻油(Basrah Light),以及中国胜利原油。油种的主要品质就是中质含硫原油。

除了中国的胜利原油,其他6种原油都是中东原油,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DME(迪拜商品交易所)阿曼期货原油,期货交易M+2月首行合约,可实物交割,价格和资源获取开放。

第二类是PLATTS(普氏)迪拜窗口现货原油,以M+2月交割的实货为载体,产生当期M月的现货价格。涉及迪拜、阿曼、阿布扎库姆三个油种。

第三类是中东实物现货,包括卡塔尔海洋原油、马西拉原油、巴士拉轻原油。其中巴士拉轻质原油为官价形式,由伊拉克国家石油公司M月发布M+1月官价(官价公式:提油月普氏迪拜和阿曼全月均价+升贴水)。

三类价格的核心在于窗口迪拜现货价格。从实际的产量来看,伊拉克巴士拉轻原油量最大,但是大部分是长期合同。虽然窗口交易的实货交割量不大,但是产生的价格是基准价格。 

6. 上海原油交割油种中,为什么不考虑低硫原油?

选择低硫轻质原油还是含硫中质原油作为标的油种,产业内部之前就不一定能够保持统一的看法。

由于低硫轻质原油的基准原油期货如BRENT和WTI很成功,市场流动性高,市场体系成熟,而含硫中质原油的基准原油市场流动性低,市场定价机制复杂,因此有人建议选择低硫轻质原油为交割油种。

但是,既然要打造能够反映本地区的石油供需基本面的基准原油,就必须立足于本地区的主要供给油种种类。中国目前进口原油的40%来自于中东地区,因此中东主力油种类型为交割油种是合理的选择。选择中东主力油种类型作为交割油种,既符合本区供给油种结构特点,在运距上、交易时间上也具有优势。

7. 由于进口政策和交割库分布的制约,参与实物交割的毕竟是少数,这对上海原油期货的发展和应用是否有影响?

保税交割的设计,本身就是考虑到中国对进口原油使用和进口是有限制的。实物交割的设计是为了上海原油期货的价格有锚定物。期货交易量很大,参与交易的人目的是获取价格,而不是以获取实物资源为主。

交割库的设计,也是基于产业客户的视角,但存在战线过长的问题,中东到大连和到湛江的运费差距还是有的。一种观点是认为要集中,但是显然目前在国内没有集中的基础。个人曾经建议能源中心考虑境内海域浮仓交割,如在舟山自贸区,这样就可以做到集中。

8. 上海原油期货的仓单是否具有交易价值?

上海原油期货的仓单是保税区岸罐实货。我个人认为是具有价值的。从某种程度上看,库存是在供大于求的情况下累积的,因此有人认为仓单没有价值,市场的结构可能是近低远高,临近交割月份的价格要比主力合约的价格低。但是问题在于,如果国际市场行情突变,国内需求增长叠加,这时候中东的原油还在千里之外。因此,技术上就跨期价差而言,仓单具有机会价值。

9. 国内有哪些数据可以影响原油期货的波动?中国如果像国外一样公布库存的数据,是否也能形成影响原油走势的逻辑?

目前看,国内能影响原油期货波动的数据应该还是宏观数据。

因为,供给上我们是以进口为主,能够影响供需平衡的重大因素是需求波动。库存而言,是区域市场供大于求和供不应求的直观结果,肯定具有意义。

中国的原油库存也具有规模了,但是首先是战略储备水平和发达国家相比还不足,其次国内原油无法自由交易。商业库存以企业自用为主,而且目前也缺乏权威的库存数据。

10. WTI远期曲线反映库欣地区库存结构还是美国商业库存?当两个数据相悖时,一般美国商业库存数据对市场影响更大,为什么?

个人认为,WTI是可以实物交割的,因此库欣的库存对WTI原油曲线的影响力是直接的。而全美原油库存对油种的大方向具有影响力。

两数据相悖,自然就会出现对油价的影响和对远期曲线结构的影响相悖。

交易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