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资讯 > 新闻资讯

4月居民按揭贷款回落,M1增速或已经接近底部

作者:迈科期货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05-14

4月末M2同比增长8.3%,增速出现趋稳。不过M1低增速已持续数月,且已连续两月低于M2增速。2-4月M1同比增速分别为8.5%、7.1%、7.2%。分析认为,法定准备金率下调对M1增速有提振作用,意味着M1增速或已经接近底部,继续下滑的空间有限。

5月11日,央行发布数据显示,4月末M2同比增长8.3%,较上月回升0.1个百分点,增速呈现趋稳态势。

当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18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增量1.56万亿元,实体融资需求稳定。结构上,非标融资回落,但下降速度减缓,债券融资继续高增长,票据融资超季节性增长。

一位不愿具名的大型券商固收分析师认为,本月社融、贷款数据都还不错,资金需求比较稳定,不过存款增速比较慢,两者差额扩大将推升再融资风险。“银行存款是贷款的基础,资金供给端受约束,和需求端的裂口扩大,后续存在一定再融资风险。”

目前市场违约发生频率较高,央行在同日发布的《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在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牵头抓总下,充分发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作用,加强部门间协调配合,明确时间表、路线图、优先序,集中力量,优先处理可能影响经济社会稳定和引发系统性风险的问题。

“本月数据比较明显地体现出紧流动性和严监管叠加的特征。现在大家也在分析是不是要在流动性方面进行一些放松,不过目前还没有看到。”东方证券(11.990, -0.13, -1.07%)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社融表外转表内趋势持续

央行数据显示,4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18万亿元,居民部门和企业部门分别新增5284亿元和5726亿元。

其中,居民部门短期贷款新增1741亿元,同比略有增加;中长期贷款新增3543亿元,同比和环比均回落。居民中长期贷款主要为居民按揭贷款。光大固收团队分析,这意味着4月新增购房贷款体量或继续缩减。

此外,企业短期贷款新增737亿元,同比和环比继续下降,主要由于额度和定价等因素导致短期资金需求减少;企业中长期贷款新增4668亿元,同比回落但较3月小幅回升,反映信贷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仍然较强。

4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1.56万亿元,仍旧呈现表外转表内的趋势;存量181.41万亿元,同比增长10.5%。

民生银行(7.930, -0.01, -0.13%)首席研究员温彬称,社融包括了信贷、非标、直接融资等部分。信贷增速比较合理,还在12%以上,但是非标融资受到较大影响,从而带动总体社会融资增速放缓。“放缓也与整个金融去杠杆、稳杠杆的总体目标一致。”

中信固收团队将ABS规模加入重新考虑广义社融,计算得出4月广义社融存量同比增速达12.37%,总体的融资增速并未明显下滑,融资规模保持在一定水平。

有分析人士认为,本月社融、贷款都还不错,资金需求比较稳定,不过存款增速比较低,两者的缺口易带来风险。

4月新增存款5352亿元,较3月下滑,其中居民部门季节性减少存款1.32万亿。温彬分析,住户部门存款通常季末出现回升,季末之后第一个月出现负增长。原因在于银行发行的短期理财产品通常是季末到期,理财存款到期以后,通常体现为个人住户存款增加,过了季末住户又会用存款购买表外理财。

邵宇称,目前已经出现了一些风险,部分债券违约都是风险的表现。风险是去杠杆过程中需要承担的代价,这些风险是前期信贷扩张所遗留下来问题的显现,很多企业借了钱不是用于生产,而是用于利息支付,本身就处于一种庞氏骗局的状态。在流动性收紧的背景下,这些企业自然受到较大的影响和挑战。

中信固收认为,目前经济融资需求稳定但货币增速低迷,二者的剪刀差意味着企业面临再融资风险,后续降准空间较大,货币政策维持当前偏松取向可期。

“未来是否宽松还要观察一段时间,因为现在去杠杆还在第一个阶段或者刚开始进入第二阶段,如果放松可能导致此前成果前功尽弃,所以应该不会放松。”邵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光大固收认为,政治局会议所提的“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并非通过货币政策的放松实现,而是体现在加强和改进对制造业的金融支持和服务、发展融资担保支持小微企业发展、提升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服务能力等方面。

M2增速趋稳

4月末M2余额173.77万亿元,同比增长8.3%。M2未再继续呈现逐季回落的态势,增速出现趋稳。

《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称,M2增速趋稳是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政策协调有效推进的结果,有利于金融体系控制内部杠杆和减少资金内部嵌套循环,也有利于宏观上稳杠杆,助力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

东北证券宏观团队分析称,二季度M2增速将反弹,预计未来几个月将继续回升。“但是我们仍强调M2与经济的关联性下降,无需过度关注。”

其实,随着市场深化和金融创新发展,影响货币供给的因素更加复杂,M2 的可测性、可控性以及与实体经济的相关性都在下降。虽然央行修订了M2 统计口径,亦难以从根本上解决数量型指标有效性下降这一问题。央行称,未来宜逐步淡化数量型指标,更多关注利率等价格型指标。

值得关注的是,M1低增速已持续数月,且已连续两月低于M2增速。2-4月M1同比增速分别为8.5%、7.1%、7.2%。邵宇称,M1、M2增速均较低说明流动性进入到一个相对紧张的状态。

温彬认为,M1增速低于M2,理论上反映企业活跃度有一定下降,企业获得资金方面受限。这可能与金融去杠杆有关,特别是委贷、银信通道收缩以后,对企业非标融资带来压力。“从新增信贷规模来看,回表规模还是相对有限,从债市回暖来看,债券发行可能解决了一部分企业融资需求,但是相对去年而言,非标再融资方面还是面临压力,钱少了就会导致M1增速回落。”

兴业宏观研究员郭于玮认为,3月货币信贷数据的主要特点是货币条件出现超预期的收紧,表现为社融与M1增速超预期下滑。而4月这种现象出现了缓和:一方面法定准备金率下调,另一方面M1与社融增速双双企稳。法定准备金率下调对M1增速有提振作用,意味着M1增速或已经接近底部,继续下滑的空间有限。

交易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