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资讯 > 新闻资讯

中证报头版:9月面临四大考验,资金面料松紧有度

作者:迈科期货 来源:中国证券报 2018-08-30

中国证券报报道,8月流动性充裕,但波动加大,债券缴款是关键推手,这一影响在9月将延续,叠加监管考核、美联储料加息、长假前现金漏出等因素,9月流动性面临更多扰动。分析人士预计,相关部门将综合施策,流动性依旧稳得住。

8月流动性波动加大

站在月末,回头看8月流动性,宽松是主基调,但与7月相比,出现了一些新变化。

如果用一个词描述7月流动性,那就是“持续充裕”。当月货币市场利率中枢呈现较明显下行、流动性分层现象显著缓解、市场流动性预期乐观,这些特征均反映流动性持续充裕的现实。

与7月相比,8月流动性最大变化是波动性加大。这并不是说,流动性不再充裕,相反,在某些阶段,8月流动性比7月更充裕。

从代表性的利率指标看,7月银行间市场7天期债券回购利率DR007算术均值为2.62%,创2017年3月以来新低;8月,这一“新低”被再次改写。截至29日,8月DR007算术平均值为2.51%。

进一步看,7月初,DR007最低降至2.45%,罕见地跌破了2.55%的央行7天期逆回购操作利率。8月初,DR007再次跌破央行逆回购利率,而且“倒挂”程度加深,最低时DR007跌至2.25%,比央行逆回购利率低出30基点,回到2015年下半年以来的绝对低位水平。

不仅是7天利率,从隔夜到3个月的各期限货币市场利率都在8月上旬跌到2015年下半年以来甚至是有数据纪录以来的低位。市场人士反映,8月上半月的流动性已不能用充裕来形容,而是“极度充裕”。显然,这超出了“合理充裕”的范畴。

随后,流动性出现收敛,货币市场利率经历一轮较快反弹。比如DR007,从最低的2.25%回到2.67%,一度反弹超过40个基点。在隔夜回购利率身上,这种反弹来得更猛烈,DR001最高时回到2.6%以上,比月初1.4%的低点高出逾120个基点。这种波动是7月没有的:7月DR001高低点利差为68个基点,DR007高低点利差仅为24个基点。

8月流动性波动加大,市场参与者的流动性预期也出现微妙变化。不少机构研报称,8月上半月流动性松到极限,未来难以更宽松。值得注意的是,比较能反映市场流动性预期的3个月Shibor在8月13日创出2.79%的低位后,至今已连续11日反弹。

政府债券发行缴款是推手

分析人士认为,8月流动性波动加大,政府债券发行缴款影响加大是一大推手,根本原因在于货币流动性“闸门”发挥作用。

8月,地方债发行进一步放量。最新统计显示,8月地方债发行额为8563亿元,将是2016年7月以来地方债发行量最大的一个月份。与历史同期相比,今年8月是最高的。进一步来看,8月地方债发行量从第二周开始明显增多,从691亿元增至1453亿元,随后三周更连续超过2000亿元。这只是地方债,算上国债,8月政府债券发行量超过1.2万亿元。

政府债发行缴款会造成财政库款增加,是资金从银行体系流向央行的过程。连续的大额政府债发行,对短期流动性具有回笼效应,并形成一定累积效果,再加上企业缴税,8月中旬财政存款集中增加对流动性的扰动较为明显,是造成中旬流动性收紧、货币市场利率反弹的重要推手。

与此同时,流动性依然面临“总闸门”约束。7月31日的高层会议提出,“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这意味着流动性的充裕有“边界”约束,当流动性状态脱离“合理充裕”时,面临逆向调控。8月央行一度持续停做逆回购,MLF操作规模较上月下降,就反映了这一点。这决定了类似7月上旬、8月上旬那样的流动性极为充裕的情况不可持续。

政府债券发行缴款的影响在9月将延续。按照市场机构预测,9月地方债发行量大概率将超过8000亿元,甚至可能接近1万亿元。

9月还将发行各类国债13只,发行量预计将超过2600亿元。因此,9月政府债发行量再次超过1万亿元的概率很大,债券发行缴款仍将给流动性管理造成考验。

央行料适时提供流动性

作为季月,9月流动性将面临更多不确定性因素影响。历史上,季末流动性易紧难松,很大程度上源于监管考核因素影响。临近季末,为满足各类指标考核要求,机构倾向于增加流动性储备、减少出借资金,由此可能造成资金供求缺口,增加了流动性的不确定性和波动性。

9月下旬,“中秋”与“国庆”间隔较短,现金投放需求对银行体系流动性可能也会造成一定影响。

季月是传统的财政投放月份,9月也不会例外。即便9月末会有较多财政资金投放,9月中旬企业缴税和政府债发行缴款仍可能导致财政存款暂时增多,形成流动性回笼。值得一提的是,每个月月中债券发行量通常比月初和月末高,易与月中税期因素形成叠加影响。

此外,9月美联储将召开新一次货币政策会议。市场基本认定,美联储将在此次会议上加息。

总之,9月影响流动性供求的因素会比8月多,而且多是影响较大的因素。从这些方面来看,9月流动性不确定性要比8月大。面对潜在诸多扰动,我们有充足的调控经验和政策手段确保流动性继续处于“合理充裕”范畴。

针对地方债密集发行,业内人士预计,央行会开展配套货币政策操作,平抑债券缴款对流动性扰动。8月央行两次开展MLF操作,两次实施国库现金定存操作,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协调配合已有所体现。财政部门也在加快支出进度,财政投放将增加流动性。

针对季末监管考核、银行投放现金等影响,机构预计,央行将适时提供跨季、跨节资金供应。在这方面,28天、63天等期限较长的逆回购,以及MLF可能有更多用武之地。数据显示,9月7日有1笔MLF到期,规模2980亿元,这是当月唯一到期MLF。鉴于月初资金面一般较宽松,央行可能延续8月做法,分别在9月上下半月各开展1次MLF操作,下半月操作可对债券缴款、季末考核、假日取现等影响起到一定对冲效果。另外,有分析人士认为,随着严监管节奏和力度调整,季末MPA等考核对流动性的影响可能比前期有所减轻。

针对美联储加息,市场人士表示,“逆周期因子”重启,部分缓解了汇率贬值压力,货币政策操作余地比之前有所拓宽,至少不会大幅收紧货币政策。

综合考虑,9月流动性依旧稳得住,出现大幅收紧的可能性较小。不过,分析人士表示,“闸门”的约束犹存,汇率的约束犹存,货币政策关注点正从宽货币转向宽信用,流动性可能难以回到8月上旬状态。未来一段时间,料流动性松紧均有度,DR007大部分时间会在2.55%-2.7%的“合意区间”内运行。

上一篇:EIA库存数据 2018-08-30
下一篇:A股估值接近历史低点 2018-10-19

交易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