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资讯 > 新闻资讯

2020年或破万亿美元大关,巨额赤字成美国“隐忧”

作者:迈科期货 来源:21世纪报 2018-10-18

美国总统特朗普迎来上台后首个完整财政年度,但与其大幅削减政府赤字和债务的承诺不同,他面对的却是创下六年来新高的财政赤字以及滚雪球般膨胀的债务。

美国财政部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结束的2018财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约为7790亿美元,与上一财年相比大幅增长17%,创下2012年以来的新高,财政赤字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达到3.9%,较上一财年增加了4个百分点。

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大规模减税法案和联邦政府支出的大幅增加是导致赤字增加的主要原因。短期来看,美国财政赤字问题仍将愈演愈烈,并成为美国经济持续增长路上一个重要的“隐忧”。

赤字率扩大至3.9%

美国财政部的数据显示,2018财年,美国政府税收收入(经通胀调整)约3.3万亿美元,较上年增加了0.4%。

2018财年,美国政府支出增长3%至4.1万亿美元。由于美国国债利率上升,加上未偿还的债务总量庞大,2018财年利息支出较2017财年增加14%(或650亿美元)。此外,军事项目支出增加6%(或320亿美元),社保支出攀升4%(或390亿美元)。

“财政赤字扩大,是收支双方共同作用的结果。”东方证券高级研究员陈达飞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指出,一方面,特朗普税改方案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35%大幅降为21%,使得公司所得税收入下降了近800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降幅达到22%。这就使得,即使美国今年前三季度经济增长超预期,联邦政府收入也只是略微上扬。

“另一方面,美国的开支还在扩大,最明显的就是国防开支,去年和今年制定的《国防预算法案》都大大提高了美国军费开支,去年通过的2018财年国防预算是6920亿美元,今年制定的2019财年国防预算是7170亿美元,与往年相比都有较大幅度上涨。”陈达飞说。

“2018财年财政赤字规模占GDP比重为3.9%,与2017财年的3.5%相比增加了0.4个百分点,增幅还是比较大的。”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所博士潘晓明向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指出,特朗普政府最初推行减税政策,实际上是想通过减税带动经济增长,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减轻财政赤字。

不过,潘晓明向记者指出,现在看到的数字表明,尽管特朗普减税政策确实推动了经济增长,但另外一方面,这个经济增长并没有带来足够的财政收入增加,从根本上缓解美国的财政赤字。也就是说,经济增长带来的收入不足以抵消财政赤字的增长,所以,这也给特朗普未来的减税政策带来了悬念。

在中期选举临近的紧要关头,美国两党不忘借巨额赤字问题发挥,互相指责问题出在对方身上。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民主党)将赤字飙升归咎于共和党的大规模减税。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共和党)称赤字膨胀令人不安,大规模政府支出应受指责,但无视了针对共和党减税的指责。他还表示,若共和党中期选举能保住国会控制权,那共和党人明年就能大幅削减政府支出。

隐忧压顶

从短期来看,美国经济和民众将从政府财政赤字中获得好处,因为财政支出推动了经济增长,经济各部门雇佣了更多员工,从而也有助扩大民众消费支出,进一步促进经济增长。但从长远来看,随着美国债务规模扩大,债务与GDP比率的攀升,利息支出也将飙升,美国政府融资压力也会上行。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研究部主管洪灏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表示:“1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需要发很多美国国债去补。”在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背景下,美国国债收益率会加快上行,政府和社会融资成本都将上升,对整个经济都不利。

根据无党派的国会预算办公室(CBO)的预测,2019财年,美国政府财政赤字可能扩大至9730亿美元,2020年可能超过1万亿美元。而为了弥补财政缺口,美国财政部已表示将加快发债,预计将在今年下半年发行7690亿美元债券,创下2008年以来新高。

“目前美国政府债务整体规模累计已经达到21.5万亿美元,如果财政赤字不断扩大,可能会让美国政府债务规模继续膨胀,从长远来看,会给美国整个金融和经济的稳定性带来非常大的负面影响。”潘晓明向记者指出。

美国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政府债务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为105.40%,而在1940年至2017年间,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平均为61.70%,其中1946年创下历史最高水平118.90%,1981年创下历史新低31.70%。

对于赤字和债务的飙升,美国媒体援引政府预算监管机构联邦预算委员会主席Maya MacGuineas的发言称,这是一个不可持续的财政状况,而债务水平不断上升以及利率水平上涨,将导致美国政府为债务支付的利息激增,偿还债务的成本随之增加。

“债务利息比上一年增加了620亿美元,达到3250亿美元,相当于我们在交通运输部和国土安全部门上花费的两倍。”MacGuineas补充道,“根据目前的预测,到2030年,债务的年度利息支出可能超过1万亿美元。”

洪灏此前向记者指出,2018年美国经济增长受益于税改,这基本是一次性因素,明年这个动力就没有了。“美国政府公共部门的杠杆已经很高了,如果往上再加赤字,再发债,挤出效应会很明显。”

在陈达飞看来,尽管赤字上行会对联邦政府的政策形成掣肘,但特朗普更加关注的是国家安全和政治利益,加上前期的经济改革发挥作用还需时间,因此,财政赤字短期内仍有可能继续膨胀,这将不利于美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从中周期和短周期叠加上来看,明年一季度左右,美国经济可能就会出现转折”。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交易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