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资讯 > 新闻资讯

看不懂人民币逆升300点?央行刚刚霸气喊话空头!

作者:迈科期货 来源:券商中国 2018-10-29

“对于那些试图做空人民币的势力,几年之前中国都与其交过手,彼此也非常熟悉,甚至可以说是记忆犹新。”这两天,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得有些猛,央行副行长潘功胜今日的这一番隔空喊话,霸气威严。

截至券商中国发稿,在岸人民币兑美元短线急涨,连续收复6.95、6.94关口,一度较日内低调反弹近300点。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收复6.96关口。

今天的开端其实并不理想,10月26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连续四日下调,当天调贬101个基点,报6.9510,创2017年1月4日以来新低。当天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一度跌破6.97关口,在岸也跌破6.95关口。

面对近几日汇率的连续下挫,26日当天,央行副行长潘功胜也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态,无论和发达经济体货币比较,还是和主要新兴经济体国家货币进行比较,人民币有所贬值,但仍然是一个比较稳定的货币。中国有基础、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将继续积极采取宏观审慎政策等措施来稳定外汇市场预期。

国际比较看,人民币仍是稳定货币

在当天的吹风会上,针对有媒体提问如何看待近期人民币走势,比如有一些市场人士觉得可能对美元7是一个关键的点位的问题时,潘功胜谈了以下五方面看法:

第一,近期人民币汇率变化主要是对市场供求和国际汇市波动的一个反映,今年以来美联储连续加息,美元走强,新兴经济体出现金融动荡,加上贸易摩擦对市场情绪造成了一定的扰动,所以在市场力量的推动下,人民币汇率有所贬值。

美联储今年已经连续加息三次,美元指数今年以来差不多上涨了5%,新兴市场的货币指数下降了11%,人民币有所贬值主要是国际金融市场美元加息、美元指数增强、国际金融市场扰动以及贸易摩擦等形成这样一个共同作用的结果。

第二,人民币在新兴市场货币中表现还是总体稳健的。今年以来受外部国际金融市场变化的影响,很多新兴经济体货币是大幅贬值的。美元指数升了5%,新兴经济体货币指数下降了11%,欧元下降了4.9%,英镑下降了4.6%,还有很多新兴经济体货币贬得很厉害,新兴经济体平均的货币指数都下降了11%。人民币从年初到现在下降了5.9%,这样横向比较一下,人民币无论是和新兴经济体货币进行比较,还是和其他发达经济体货币进行比较,应该说它有贬值,但还是比较稳定的货币。

第三,央行也积极采取了一些措施来稳定预期,比如说我们在不断地完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的机制,保持汇率的弹性;同时我们也针对外汇市场顺周期的行为,已经并将继续积极采取宏观审慎政策等措施来稳定外汇市场预期。

第四,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不会搞竞争性贬值,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等外部的扰动。“这个观点央行已经重申了很多次了,我今天在这儿再重申一次。”潘功胜说。

第五,中国经济的基本面稳健,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财政金融风险总体可控,今年国际收支也是大体平衡,昨天外汇局已经发布了相应的数据,外汇储备充足。这些因素为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提供一个基本面的支撑。

近两天,由于人民币兑美元的持续贬值,连续突破多个汇率点位,汇率问题再次引起市场关注。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岸人民币兑美元短线急涨,连续收复6.95、6.94关口。

不过,稍微拉长时间点看,10月以来,人民币汇率的贬值幅度仍在可控范围内。从10月份来看,美元指数10月份以来到25日上升了1.6%,欧元跌了1.7%,英镑跌了1%,人民币中间价到昨天是跌了1%。

“大家可以横向比,无论和发达经济体货币比较,还是和主要新兴经济体国家货币进行比较,人民币有所贬值,但仍然是一个比较稳定的货币。”潘功胜说。

“喊话”人民币空头,空头真的敢冒险吗

值得注意的是,潘功胜当天还“喊话”人民币空头势力。

他表示,近些年来,在应对汇率和外汇市场波动的过程中,央行、外汇局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政策工具,根据形势的变化采取必要的、有针对性的措施。总结一下,我们有基础、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对于那些试图做空人民币的势力,几年之前我们都交过手,彼此也非常熟悉,我想我们应该都记忆犹新。”潘功胜说。

资深外汇专家韩会师也表示,现实中大举做空人民币的难度很大。

首先,汇率投机的成本与收益十分不匹配。我国实行的是结售汇“实需”管理,在境内市场进行汇率投机必然涉及到伪造交易背景,在银行、海关、税务等部门的联合监管之下,小规模地虚构贸易或投资背景不是不可能,但一旦金额较大,就很容易与企业自身的生产经营规模和历史交易数据出现较大背离,从而很容易被监管发现。而一旦被抓,面临的将是重罚甚至是牢狱之灾。因此,多数上规模的企业是不会轻易冒险的。

其次,国际投机资本做空人民币的动力不足。由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给人们留下了特别大的心理阴影,不少舆论担忧国际投机资本是否会群起攻击人民币。其实这种可能性也十分小,国际投机资本一般是不会和外汇储备实力雄厚的国家做正面对抗的。原因很简单,投机资本的大多资金也是借来的,而且一般成本较高,如果在短时间内不能在对赌中取胜,就会进退两难,这和高息借钱炒股票的道理是一样的。

此外,由于我国资本项目尚未完全开放,国际投机资本大规模、低成本筹集人民币资金的难度很高,如果不能大规模筹资人民币,就意味着基本不可能大规模做空人民币。

除了空头做空成本高外,我国目前国际收支依然保持平衡、外汇市场总体平稳,也是可以不用担心做空人民币的重要保障。

潘功胜说,对外汇市场来说,目前中美贸易摩擦对外汇市场和跨境资本流动的影响是总体可控的。可以用“六个稳定”来概括:

一是我国外贸增长依然稳定,海关已经发布了数据,前三季度按人民币计价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9.9%。

二是利用外资依然稳定,联合国贸发会议最近发了一份报告,2018年上半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总额同比下降41%,但我国吸引外资规模同比增长6%。

三是是企业跨境融资依然稳定,9月末的数据还没有发布,6月末我国全口径外债余额较3月末增长1.5%,而且,外债结构发生了一些变化,今年通过债券市场投资中国国债和高等级信用债的资金流入是非常多的。

四是企业对外投资依然稳定,我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保持了一个理性和有序的发展局面,今年前9个月,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是同比增长5.1%。

五是是个人购汇依然稳定,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居民个人购汇规模同比下降7%,与2015年、2016年相比改善明显。

六是人民币汇率在新兴市场货币中的表现依然稳定。

无需那么在意是否破7

尽管央行副行长“喊话”稳定汇率预期,但随着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连续突破重要关口,也有越来越多的声音热议是否会破7 。

北京一资深外汇分析人士对券商中国记者分析称,央行不会纠结于汇率的某一固定点位,但可能会关注市场的情绪和预期。目前市场仍然存在人民币贬值预期,如果结售汇逆差规模较小、市场情绪稳定,央行可能会顺其自然,破7其实并无大碍;但如果市场情绪过于紧张,央行可能就会适当出手予以干预。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刘世锦近日撰文指出,正视汇率均衡水平的动态调整,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无论是“破7论”还是“保7论”,都忽略了均衡是动态的,这一点至关重要。人民币的均衡水平并非一成不变,应该适应人民币均衡水平的动态调整,增强汇率的灵活性,发挥市场自动均衡的基础性作用,保持人民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针对社会上对人民币贬值的担忧和守住某个‘关口’的主张,我们认为,重要的不是具体‘点位’,关键是汇率机制要正确。只要机制正确,不怕‘点位’不回来。”刘世锦说。

韩会师则预计,除非美元指数大幅度升值,在参考一篮子货币定价规则下,会带动人民币被动兑美元大幅贬值,否则年内人民币可能仍将“稳”字当头,对美元双边汇率维持在7.0下方震荡,人民币CFETS指数维持在92-93附近波动的概率较高。

“从9月以来的市场行情看,通过坚持结售汇‘实需’管理原则,加强对跨境资金流动的审慎监管,稳定市场情绪,避免人民币单边贬值预期泛滥,可能是未来一段时间内的外汇市场调控的主基调。”韩会师说。

来源:券商中国

交易日历